[原創]論質量保修金之優先受償權保護/楊洪軍

發布日期:2017-11-27   |   點擊率:

論質量保修金之優先受償權保護

文/楊洪軍


〔摘  要〕 在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普遍成爲承包人維護自身利益的重要方式之時,質量保修金的優先受償權保護卻一致被各界所忽視。作者通過對上海、浙江、深圳三地100個已生效判決案件的整理分析,並從法律性質和實質危害的角度,闡述了對于質量保修金予以優先受償權保護的必要性。同時通過銀行保函、保修保險等制度建議使法院在確認質量保修金享有優先受償權後更具操作性,以試圖使長期遊離于優先受償權之外的質量保修金盡快回到其保護範圍之內。

〔關鍵詞〕 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質量保修金 


一、引言

伴隨國家房地産調控政策的持續深入,開發商的資金鏈日趨緊張。我省各地已相繼出現了因開發商資金鏈斷裂,致使工程被迫停工的情況。承包人在墊付了巨額資金的情況下,面對開發商無力支付工程款的現狀只能“望樓興歎”。在此之際,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對于承包人而言顯得尤爲重要。我省衆多學者也從優先受償權的法律定性、受償主體及適用範圍等不同視角對于其具體運用提出了寶貴的意見。作者試通過對于質量保修金優先受償權的探討,使質量保修金的優先受償權盡快得到各界認可,以期爲寒冬中的承包人帶來一絲暖意。


二、質量保修金之保護現狀

(一)優先受償權的法律性質

優先受償權是法律賦予承包人在發包人拖欠工程款時,對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權利。其是爲了在發包人怠于支付工程款或已無能力支付工程款時,通過對建設工程拍賣後的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的方式來保護承包人的合法權益。

當前雖然學界對于優先受償權的性質存在包括留置權、優先受償權、法定抵押權等不同觀點,但作者認爲對于其性質的認定並不影響其保護承包人及其背後廣大農民工及材料商合法權益這一立法目的。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條文理解與適用》也中載明:“雖然對于建設工程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理論界還是實務界都存在爭議,對于其究竟是屬于優先受償權、法定抵押權還是留置權的認定不一,但爲了平衡建設工程承包人和發包人的關系,制約發包人拖欠承包人工程款的行爲,保障建築工人的勞動收入,維護消費者和勞動者等社會弱勢群體的利益,直接確認建設工程的承包人優先受償權優先于抵押權和其他債權。”①

(二)優先受償權的法律依據

目前,司法實踐中判定承包人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的主要依據是《合同法》第286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所作出的《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複》(下稱“批複一”)及《關于裝修裝飾工程款是否享有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的優先受償權的函複》這兩個批複文件。

《合同法》第286條確定了承包人在發包人拖欠工程款時,對于建設工程價款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爲建築市場中存在多年的拖欠工程款這一頑疾提供了最爲有效的解決方法。而兩個《批複》則爲優先受償權在司法實踐中的具體運用提供了可操作性。依據這兩個《批複》,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高于抵押權和其他債權,但不得對抗已支付全部或大部分購房款的商品房消費者。承包人(包括裝飾工程承包人)可以就建築工程價款在工程竣工之日或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6個月內對建設工程享有優先受償權。

雖然上述法律規定對保護承包人的合法權益起到了極爲重要的作用。但因未對質量保修金的優先受償權作出明確的規定,致使質量保修金至今仍遊離于優先受償權的保護之外,承包人及其背後廣大農民工的合法權利仍未能得到充分的保護。

(三)保護缺失的現狀

爲對質量保修金的優先受償權保護現狀有一個具體、客觀的了解,作者搜集整理了上海、浙江、深圳三地自2006年至2010年期間人民法院判決生效的100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

1、在這100個案件中承包人作爲原告向法院提起工程款給付之訴的案件有83個,其中在訴訟請求中要求對建設工程享有優先受償權的有74個。通過這一數據我們可以發現,承包人已普遍運用優先受償權來保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2、在這74個主張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案件中,僅有6個案件的承包人向法院主張對質量保修金享有優先受償權。通過該組數據,作者認爲正是由于承包人對于質量保修金是否可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認識不清,爲減少訴訟成本才主動放棄了該部分權利的主張。但一旦建設工程進入拍賣程序,僅作爲一般債權的質量保修金將很難得到有效保護。

3、由于《合同法》以及最高院的兩個批複未明確質量保修金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爲此,只能通過各地法院對于該權利主張是否予以支持,以探析人民法院對于該權利主張的傾向性認定。令人遺憾的事,在上述6個承包人主張質量保修金享有優先受償權的案件中,法院無一例外的對該訴請不予支持。

綜上作者認爲,雖然優先受償權已普遍成爲承包人保護自身權益的重要手段,但在司法實踐中對質量保修金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仍以持否定態度爲主,優先受償權對于質量保修金的保護嚴重缺失。


三、優先受償權保護的必要性

(一)尚未對質量保修金保護的原因

質量保修金是否應受到優先受償權保護的爭論,隨著近幾年承包人利潤空間的不斷壓縮已變得越來越激烈。而持否定態度的學者主要是認爲質量保修金並不符合優先受償權的適用條件,其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

1、依據《合同法》第286條的規定,優先受償權適用的前提應爲發包人未按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款,即承包人只能對發包人欠付工程款主張優先受償權。而在建設工程實際施工過程中,承發包雙方對于質量保修金的返還時間一般爲質量保修期滿後返還或在質量保修期內分階段返還。在當事人提起附帶優先受償權的工程款給付之訴時,保修金的返還條件往往尚未成就。故該保修金並不屬于發包人欠付工程款之內,當然不能享有優先受償權。

2、最高院批複一第4條規定:“承包人行使優先受償權的期限爲六個月,自建設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設工程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計算”。依據該規定,如果承包人未能在建設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設工程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六個月內主張優先受償權,即已喪失了保護的權利。而質量保修金的返還時間基本上都在工程竣工驗收合格後1年以上。爲此,當發包人未按照合同約定返還質量保修金,使得質量保修金主張優先受償權的前提條件成就時,卻早已過了法律規定的主張期限。

3、最高院批複一第3條規定:“建築工程價款僅包括承包人爲建設工程應當支付的工作人員報酬、材料款等實際支出的費用不包括承包人因發包人違約所造成的損失”。依據該規定,承包人僅對建設工程的成本享有優先受償權,承包人因工程所得利潤並不在適用範圍之內。而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在雙方當事人協商確定或通過司法審價確定工程造價後,一般會對發包人基于該工程造價而欠付的工程款享有優先受償權。有觀點認爲,法院之所以未進一步區分工程成本和利潤,正是由于質量保修金的存在。在承包人行業利潤與質量保修金大致相當的情況下,通過此種變通的方式降低了法院的審判難度。爲此,當質量保修金成爲承包人的利潤時其當然不享有優先受償權。


(二)優先受償權保護的必要性

雖然基于上述原因,優先受償權不予保護質量保修金的觀點是當前的主流觀點。但作者認爲對于質量保修金的優先受償權保護仍有其必要性,理由如下:

1、承包人在建設工程實踐中所預留的並非是質量保修金,而是工程價款。在實踐中對于質量保修金的約定往往爲“結算造價的  %作爲質量保修金,在保修期屆滿後  天返還”。作者認爲,上述約定其實存在兩個法律關系。即在發包人全額支付工程價款後,承包人再依據質量保修書的約定向發包人提交質量保修金,只不過在實踐當中雙方爲了簡便而沒有進行一來一往的給付。

爲此,如果將該一來一往的給付法律關系予以剝離即會發現,承包人所預留的該部分質量保修金其實質是工程價款。而如果發包人在工程竣工驗收後,未向承包人支付該筆工程價款,即爲欠付工程款。承包人當然有權利對于該筆工程款主張優先受償權的權利。而對于承包人未按照質量保修書提供履約擔保的行爲,發包人可另行向承包人主張,但並不影響承包人主張優先受償權的權利。

2、《合同法》第67條規定:“當事人互負債務,有先後履行順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後履行一方有權拒絕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債務不符合約定的,後履行一方有權拒絕其相應的履行要求”。依據該規定,作者認爲在發包人欠付工程款的情況下承包人有權要求發包人支付該預留的工程款。如果發包人不支付該部分工程價款,承包人有權對其主張優先受償權。

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承發包雙方當事人存在多個先後履行合同義務關系。而在工程結算階段,發包人應先履行給付進度款的合同義務,在發包人履行上述義務後,承包人才履行提交質量保修金的合同義務。如果發包人未按合同約定支付進度款,則承包人有權拒絕提交質量保修金。即承包人有權要求發包人支付該預留的工程款。爲此,如發包人欠付承包人工程款,承包人即對于作爲質量保修金部分的工程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

3、依據《合同法》第108條的規定,即使在承包人向法院主張工程款給付之訴時合同約定的保修金返還期限仍未屆滿,承包人仍有權要求發包人提前返還質量保修金,並有權對質量保修金主張優先受償權。作者認爲,通常情況下承包人只有在發包人拖欠支付進度款(指除質量保修金部分外的工程價款)時才會通過訴訟途徑。此時,發包人拖欠工程款的行爲,已表明發包人存在不履行質量保修金返還義務的可能,使承包人的債權處于危險狀態。爲此,承包人有權要求發包人提前返還質量保修金,並在發包人拒絕返還時對該部分價款主張優先受償權。


(三)不予保護的危害性

質量保修金的優先受償權保護不但符合我國法律的規定,更是爲了維護農民工等社會弱勢群體。如不能對質量保修金進行優先受償權保護,其所損害的將不僅僅是承包人,還包括農民工、材料商及廣大小業主的合法權益。

1、農民工、材料商等下遊群體的權益損害

當前建築市場中普遍存在著三角債務關系。在發包人拖欠工程款的情況下,承包人很難足額支付民工工資及材料款。即發包人拖欠承包人工程款的最終受害者是承包人背後的廣大農民工及材料商。加之近幾年人工、材料價格的大幅上漲,承包人的利潤已經遠遠低于質量保修金。這意味著如果承包人的質量保修金不能得到有效的法律保護,承包人無法收回建設成本,那麽承包人將無力向廣大農民工及材料商支付全部款項。

2、小業主等所有權人的權益損害

對于承包人質量保修金的保護缺失也將損害小業主等工程所有權人的合法權益。質量保修金的實質是督促承包人積極履行工程保修義務,維護小業主的合法權益。如果承包人的質量保修金未得到有效保護,承包人必然怠于履行保修義務。而此時由于質量保修金已被發包人的其它債權所稀釋,使得小業主也無法利用質量保修金來委托其它承包人進行維修。


四、優先受償權保護的後續建議

對于質量保修金進行優先受償權保護,不僅符合我國法律規定,符合優先受償權制度的立法本意;還保護了廣大農民工、材料商、小業主等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但是對于其優先受償權的保護並不等于法院在工程拍賣後,直接將質量保修金部分的價款交與承包人。作者認爲,優先受償權保護並不能改變質量保修金的實質作用。即督促承包人積極履行工程質量保修的作用。爲此,在法院確定質量保修金享有優先受償權之後,應通過監督制度的創立來保障質量保修金的本質作用。

(一)借鑒我省的物業保修金管理制度,由政府質量監督主管部門負責保修金的保存、使用、退還等工作。

我省爲了維護廣大業主的利益,要求建設單位在物業交付使用辦理權屬初始登記手續之前,按照物業建築安裝總造價2%的比例,向轄區物業管理部門交納保修金,並由其進行統一管理。作者認爲,在建設工程依法拍賣以後發包人已很難有能力履行質量保修書中的權利義務,且會存在較大的道德風險。爲此,可借鑒物業保修金管理制度,由質量監督主管部門作爲保修合同的相對方與承包人重新簽訂質量保修書。在簽訂新的質量保修書後,再有法院將受優先受償權保護的質量保修金移交給質量監督主管部門,由其代爲履行發包人的監督權利,督促承包人履行質量保修責任。

(二)改變履約擔保方式,由現金擔保變爲銀行保函擔保。

質量保修金與銀行保函作爲不同的擔保方式,其督促承包人履行保修義務的作用是相同的。銀行保函作爲由銀行開立的承擔付款責任的一種擔保憑證,其更符合市場經濟規律。而當前之所以在建設工程中普遍運用質量保修金的擔保方式,是發包人爲了在保修期占有使用該筆價款所致。

爲此作者認爲,在承包人向建設工程所有權人就工程質量保修出具不可撤銷的銀行保函之後,法院可將該受優先受償權保護的質量保修金返還給承包人。通過履約擔保方式的變更,不僅可以有效解決法院在拍賣後質量保修金的歸屬問題,還可以維護建設工程所有權人的保修權利。

(三)建立保修保險制度

保險具有補償損失、分化風險的功能,是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風險轉移手段。實踐證明,建設工程的質量缺陷往往是由于參建各方共同所造成的,而國內至今沒有一家權威的第三方機構可以准確的進行責任劃分。如在工程通過竣工驗收後,由參建各方聯合對建設工程質量保修進行保險。當出現質量缺陷時,所有權人只需委托第三人進行維修,所需費用由保險公司承擔。通過將保險制度引入工程保修中,既可以解決保修金在法院的留置問題,又避免了對于質量責任劃分的鑒定問題。

而在建設工程依法拍賣後,雖然有承包人單獨對工程保修進行投保,增加了承包人的成本支出。但相對于提早拿到工程造價5%左右的保修金而言,該筆支出卻十分劃算。在用保修保險代替質量保修金後,不但使小業主等工程所有權人的保修權益得到保護,而且能幫助承包人盡快從該項目中“脫身”。

   

五、結語

在房地産市場普遍低迷,建設企業施工風險不斷增強的今天。承包人只有通過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制度,才能最大限度保護自身的合法權益,才能幫助企業走出困境。然後,由于承包人對優先受償權及質量保修金未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司法理論界主流觀點對于其優先受償權的否定態度,使得質量保修金長期遊離于優先受償權的保護之外。作者通過對質量保修金優先受償權保護的簡要分析,及對優先受償權保護後的後續操作的建議,以期使該優先受償權的保護早日得到各界的認可。


注釋:

①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條文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 2007年3月第1版,第500頁。


參考文獻:

①林镥海:《<物權法>的實施是否影響工程價款的優先受償權》,《建築房地産律師實務》,2008年第3輯。

②梁慧星:《<合同法>第286條的權利性質及其使用》,載人民法院報2000年12月1日。

③姚虎明:《探討建築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法律性質及相關問題》,《建築房地産律師實務》,2008年第3輯。

④徐國良:《工程價款優先受償實務探討》,《建築房地産律師實務》,2007年第1輯。

⑤張晟傑:《當前形勢下,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若幹法律實務問題》,《建築業法律服務實務》,2009年。